当前位置: 首页> 汽车导购

贵阳“限车令”政策出台二手车市场跌价

发布时间:2020-03-24

“限车令”下,二手车跌价

限车令的“号角”已经吹响,触动了很多人的神经。市民担心从此被“摇号”摇到一环外,车商害怕因摇号销量跌落,二手车市场会不会伤着骨头带着筋?汽车专业人士分析认为:贵阳汽车限车令,对各方都有影响,但各方影响不会很大。

购车族

买,不买,这是个问题

昨日是限车令实施第一天,汽车限车牌成了贵阳市民讨论最热乎的话题。

刘凯在限车令实施的前夜,拿到了购车发票,到限车牌政策实施的第一天,在单位都还在被同事为幸运祝贺着,过两天他得把新车拿到手,去车管部门上牌,上的车牌还是贵阳城哪里都能跑的那种。

在限车令实施前夜,很多像刘凯一样的购车族在深夜里跑到车商那里交了现金,得到一张不在受限上牌的承诺,这道门槛,他们终于在深夜里迈过了。

但还是有人不如刘凯他们幸运。这些不幸运的人,可能就会被限车令“摇”到进不了一环,这些人,就是被车商称为潜在消费群体的那部分人。他们现在不买车,他们将来要买车,买车的时候,他们就会被7月12日实施的贵阳限车牌政策,限制到自己的爱车进不了贵阳老城区的一环内,而不能像刘凯他们想往哪儿开就往哪儿开了。

其实这些在限车令实施前尚未购车的市民,也许会受惠这张限车令。市民张辽说,限牌令一出,不只市民慌,更慌的应该是汽车销售商,车都卖不出去了!这个时候,车价自然就会落下来,今后买车绝对价低,虽然进不了一环,但买车价格保准比刘凯他们低,再说了,现在开车进一环,纯粹是受罪,不如坐公交或坐出租。

很多市民都像张辽一样说,进一环的车今后少了,不但少了车,要买车,可能还会得到便宜。

汽车商

一夜繁华之后的担忧

昨日限车令实施,贵阳车市可忙得不亦乐乎。

很多车商在限车令出台当日、实施前日延长营业时间,一夜的加班,倒也换来多于平常几天的销量,但“繁华褪尽,空留伤心”。

昨日,茶店一日系品牌乘用车销售商告诉记者:从今往后,乘用车销售就会走向另一个方向了,一夜的销售火爆“此情只待成追忆”。而此时限进一环,将来可能就成北京上海的限购,乘用车销售会有更多的门槛,这些当然相应制约车的销量。

但也有车商认为:此番限牌政策的出台,不见得会对车的销售有多大影响。一家韩系车销售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贵阳中心城区的车辆确实已经接近饱和,居住在中心城区的市民该买车的已经买了,对于车辆销售商来说,不会把销售目标放在中心城区,中心城区现在和今后想购车的毕竟是少数,更多的消费群体应该在中心城区以外的更广阔的地区。今天出台的只是限制牌照,不是限制购买,“限牌,不会对车辆销售有多大影响。”

有汽车销售商甚至称,此次贵阳市限车令的施行,在某种程度上甚至帮了汽车销售商的忙,他们在一夜间以限牌为由头,助推了车辆的销售,一夜的加班,将销量大大提升,限车令的施行,让车商提前完成7月份的销售计划。

昨日,记者从各汽车销售商处了解到,受限车令影响,各汽车销售商都在调整销售思路。有销售商称,将向厂商提出计划下调车辆售价或降低销售任务,将以售价优惠或购车送礼等方式,保证销量。

二手车

“限车令”下,开始跌价

新车被摇号上牌,旧车呢,限车令的实施,不只波及新车市场,一样影响到二手车市——价格可能会下跌,销量会受到影响。

贵阳金石产业园汽车市场目前是贵阳最大的二手车交易集中地,原来太慈桥旧车交易市场几乎全场搬迁至此,限车令实施当日,市场交易看上去依旧热闹繁忙,当热闹繁忙深处,已经有暗流涌动。

以下是一位购车者与售车者的对话——

买车者:“这辆3年的‘马6’还要12万元呀,怕是卖不起这个价喽,今天不是限牌政策实施吗?”

卖车者:“想买,价格可以商量嘛。昨天的标价,既然你都晓得要摇号上牌,新车价都要跌,何况旧车。”

买车者:“10万元以下有没有谈!”

卖车者:“价格可以商量。”

最终,买方与卖方一番讨价还价的结果是,8.8万元可以成交,牌照在过户后由车管部门收回,购车者重新在限车令的政策调整下,重新摇号,领取新牌照。

贵阳金石产业园汽车市场董事长朱林告诉记者:贵阳购车令的实施,对于旧车销售影响是必然的,旧车在有了新主人也就是过户后,牌照由车管部门收回,作为资源。新车主还得重新摇号上牌,这对新车主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同样决定了二手车的车价。因此,新政的实施,二手车价格受到影响必然无疑。

本来在7月11日前卖10万元的二手车,7月12日后,可能要跌价至9万元甚至8万元就可能成交了。只要二手车老板不至于亏本,在略有盈利的情况下,保证将车售出去。

朱林说,今后,二手车的盈利空间可能不会太大了,二手车的收购价应该会受到影响。

国内城市这样治堵

公交先行

在现有的城市规划下,“公交先行”是城市治堵措施中的重要一环。武汉、重庆、成都、西安等城市都在规划建设立体化的交通网络,并将地铁作为主要的手段。不过,这是一个长期的渐变过程。

限号、限购、限行

北京相继采取的限号、限购、限行政策,引起了不少城市的效仿。

经济杠杆

车牌拍卖在上海实行了16年。运用“经济杠杆”的做法,也成为不少二三线城市的选择。眼下,与贵阳相邻不远的成都,治堵政策也选择了“经济杠杆”。据悉,目前成都正加快交通拥堵收费政策实施的前期准备,条件成熟将择时出台实施。

尾号限行

从2010年9月18日开始,同属西部的兰州市,对所有机动车和长期在兰州市行驶的外地号牌机动车实施按车牌尾号限行措施,每日限行两个尾号,每车每月限行6天左右。限行范围只限城关、七里河两区中心城区道路;具体限行时间为每日早7时至晚8时。